您的位置:主页 > 中文版 > 文化大家谈 > 文艺评论 >

一位文艺评论家的责任和使命

来源:邵阳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撰稿:欧阳恩涛时间:2019-03-10点击:

一位文艺评论家的责任和使命
——读陈文潭老师的文艺评论集《守土集》
 
  作为株洲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的掌门人和身体力行的陈文潭老师从二十岁时已进入文艺评论的行列,多年来以文艺评论为主项,耐得住寂寞、甘当配角、乐为人梯,为株洲的文艺繁荣默默耕耘。《守土集》是他从历年众多的文艺评论作品中精选出来,书中文艺评论给读者的印象是虽短小、精致,但思想深邃、评论中富有诗意和哲理,特别是他对湘籍当代散文、诗歌与小说创作的发展了如指掌,甚至对一些普通作者的作品也很稔熟,对散文、诗歌与小说等的解读皆很独到。
 
  在散文的创作上,陈文潭老师认为散文的创作实力来自于作家的生活积淀与生活历练、是一种能力的综合体现;同时,散文的这种形式也决定了它必然是作者性情的产物、来不得半点虚伪与矫饰,应该是“文似看山不喜平,披沙沥金见风骨。”为此,他在《守土集》中评析道:谢璞老师的《雀疑》是一篇发人深省之作,是作者人格、智慧的艺术体现,它忠诚地呼唤着友善、信任和自爱;寻坚老师的散文创作是一种“生命写作”或叫“灵魂写作”,这是由它的贴近生活、发自内心,饱含着一些刻骨铭心的记忆特质所决定的;黄建华老师的散文、随笔完全是自己对自己的思考、自己对自己的谈话,是将自己的人生和心路历程自然的流露;侯清麟老师的散文紧紧拥抱生活,密切地关注身边的人和事,坚持用“我手写我心”;肖和元老师的散文中表现了人生的酸甜苦辣,写出了人们的喜怒哀乐,描摹和透视了大千世界,触摸了人类心灵的律动;胡君里老师的散文豁达、乐观、坚毅、多思,将“苦难”凝聚成一种宝贵的人生财富;红叶老师散文既有浓得化不开的款款深情,又有丝丝人扣、行云流水般的绵绵叙说,还有一些透着哲理与知性的感悟与阐发;刘静老师的散文善于从平凡的生活中发现美,能够从琐碎、平凡的事物和事件中洞幽烛微,阐发令人深思的见解。是的,“文学即人学”,人民是文学创作的源头活水,文潭老师的上述评析实际上也道出了文学创作特别是散文创作的真谛,即:作者要有感而发,不要无病呻吟;生活永远是创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
  在心言志,发声为诗。诗歌是时代精神的号角,是时代精神的交响乐队中的一种器乐,是生活品味和生命的结合体。20世纪80年代中期,当时的株洲号称南国“诗城”,林立的社团、澎湃的诗情、滚烫的热浪,深深感染着每一位热血青年。陈文潭老师毅然加入到诗歌评论的队伍中,写下了系列诗评:一是以“当代诗坛”为总题评论刘征、李瑛、公刘、邵燕祥、雁翼、郑玲等一批20世纪50年代崭露头角、20世纪80年代重放光彩的诗人诗作;二是评株洲新城青年诗人的作品,如刘波、许宏、吴歌、秦华、黄青、李虹辉、凯韵、高顺利、李中平等。陈文潭老师的诗评写得精练得体,如在《守土集》中评介郑玲的《背影》:“读之有凝重感,一股深沉的感悟,透过那‘参不透的沉默’,能闻到大自然的芬芳馥郁,能看到勇于创造、坚定不移的改革者的英武之貌,能发现‘热情’和‘明丽’。”评介孙翔的《雄风》:“诗歌并没有停留在一般性的呼唤、喊叫上,而是颇有‘底气’,讲究形象性,追求意境上的雄深有势,而不是空泛无力”。评介宫哲《安静的城池》等诗作:“我一个突出的感受就是,诗人在商潮汹涌、喧嚣一片中抒发的是‘某种有关生存和生命的复杂经验’和感受,他与生活之潮共舞,从而响应了更广泛、复杂的时代生活和读者兴趣的挑战。” 评介吴安浩诗集《一天一夜》:“吴安浩的诗作是激情与智慧的结晶。唯其富激情,才能以情感人,使人产生共鸣;唯其有智慧,才能引人入境,启人心智,怡人性情。” 精练得体的诗评彰显了文潭老师宽广的学识和智慧,也可以看出文潭老师是推崇诗歌,热爱诗歌这一表达方式。
  陈文潭老师认为,在小说的创作中即使举世风花雪月,有人有执着地寻找真正的精神家园,他们在小说中关注我们共同面对的当下现实,关注人的命运、人与他栖身的大环境即这个时代的冲突,苦难与悲剧、欢欣与追求、梦想与挣扎。他在《守土集》中评介株洲著名女作家万宁的小说:“万宁的小说有一个很好的切入点,能够用独特的眼光透视大千世界。”如《你面前横着一条河》描述了晚报记者田小禾的心路历程,在“河”这个巨大的象征物统率下,将一个沉重、复杂的话题演绎得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同时,“作为新闻记者出身的万宁,多年的职业生涯对她观察社会生活、体察人情冷暖、发掘创作素材很有帮助。如《麻将》素材就是一个仇富的新闻故事,类似事件在记者生涯中是经常碰到的,她的小说往往能以这样的新闻事件为切入点。”他评介省作协名誉主席聂鑫森老师的小说写道:“聂先生的小说是一种文人小说,或称‘文化小说’。它有故事,但情节不是重点;它有人物,但形象多半只是点染、写意。可以说,聂先生的作品辽阔幽深,诗意盎然,一头连着文人胸襟,一头系着家国情怀,拨开写意的面纱,可洞见生活的丰富与人世的纷繁。”评介曹光辉老师的长篇历史小说《仙庾岭》写道:“从中看出你坚持叙述的平淡自然,透过细节和故事充满朴实的光芒和沉重的忧伤,别具静穆、本色之美。”在评析刘醒波的小说《月牙》说:“在社会的转型、嬗变期、新的价值观念日渐流行当下,九宝的善良、小气,月牙的美丽、勇敢,婆婆的善解人意,许明山的精干、阳刚,都被作者赋予了新时期农民的新光彩。”是的,小说不仅要好看,还要有社会担当,要在创作中关心国家和人类的前途和命运、具有批判意识和独立意识——这也是一个小说创作者应该具有的胸怀。陈文潭老师在书中对小说的系列评论,突出了追求真善美是小说创作的永恒价值,同时也体现了一个文艺评论家直面现实、关注民生、体恤民情的极大勇气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
  “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优秀的文艺评论作品是作者人生体验、文化积淀及语言驾驭能力的综合体现,是对人类包括自我心灵的审美关照,是作者真情实感的自然流露。在《守土集》中我读到了一位文艺评论家的责任和使命,正如陈文潭老师自己所言:“每个时代都有那个时代的代言人和评论者,每个评论者最终都要接受历史和读者的检验和评价。”如今,已过知天命之年的陈文潭老师仍在文艺评论这块园地里不懈的耕耘,衷心祝愿老师创作出更多激扬艺术观点、推崇人文写作、展现人文精神、讴歌时代精神与发展的文艺评论力作!

(编辑曾振华)